<em id="iwj06"><meter id="iwj06"></meter></em>

            1. 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<sup id="iwj06"><ol id="iwj06"></ol></sup>

              器官捐献协调员:24小时奔跑 “摆渡”在生死之间

              2019-04-08 14:43:33 来源: 厦门日报

              0浏览 评论0

              器官捐献协调员和医护人员在捐献者遗体前默哀告别。(受访者供图)

              数据显示,平均一个潜在捐献者,可挽救约3.5个患者的生命——器官捐献协调员,便是生与死之间的“摆渡人”。

              近日,记者走进厦门大学附属翔安医?#28023;?#20102;解器官捐献协调员工作中的苦乐酸甜。

              他们辗转于重症监护室与病房之间;他们看见过生命的终结,也见证过重生的喜悦。

              我国于2010年启动器官捐献试点,器官捐献协调员这一职业应运而生。协调员们凭借超乎常人的耐心和努力,致力于器官捐献的发现、沟通、鉴定和转运、移植等工作,既陪伴潜在捐献者家属经历别离的苦痛,也为等待器官移植的患者们,带去一次次生的希望。

              据了解,目前厦门大学附属翔安医院器官捐献协调员负责厦门、漳州及龙岩三地的器官捐献协调工作。

              他们身兼医学顾问、法律顾问、心理疏导者等多重角色

              器官捐献签署目前不仅仅是潜在捐献者直系亲属的事,还是关乎一整个家族、其他亲戚朋友的重大决定

              “从入职到现在已有两个多月了,我没休息过一天。因为连续上班,经常忘了今天是星期几。”林钦是厦大附属翔安医院器官捐献协调员团队的一名专职工作人员,说起工作强度,时间可能是最佳“标尺”。

              哪儿出现了潜在捐献者,哪位捐献者的病情突然发生了变化……生死,往往只有一线之隔。为了争取更多希望,协调员们不分昼夜,在各家医院、各个病房之间奔波,就连?#21482;?#37117;是24小时开机。接受采访前一天,林钦和同事苏昭杰在厦门市第五医院工作到深夜11时;受访当天中午,苏昭杰又得搭乘动车赶往长汀,与一例有捐献意向者的家属进行接触——当天清晨6时,已有同事作为“先头部队”出发了。

              不仅有“短兵相接”,?#27807;?#25171;“持久战”。林钦告诉记者,有时候,协调员们得彻夜守在潜在捐献者身边,与医生沟通协调器官的保护工作。唯有器官条件完好,才有家属考虑的时间,才有生命?#26377;?#30340;可能。

              需要协调员们长久关注的,还有潜在捐献者的家属们。这时,他们不仅仅是协调员,还充?#22868;?#23646;的医学顾问、法律顾问、心理疏导者等多重角色。从?#23548;是?#20917;来看,器官捐献签署不仅仅是潜在捐献者直系亲属的事,还是关乎一整个家族、其他亲戚朋友的重大决定。他们有顾虑、有问题,协调员们得静下心来,不厌其烦地解释说明;他们有困难,协调员们也会使尽浑身解数,尽力帮助解决。

              “无论最?#31449;?#23450;捐或者不捐,我们都会陪着家属渡过难关。”林钦说。在协调员们看来,病情的突然恶化、家属态度的转变等都是不可控因素。阳光照进心里是一瞬间,阴霾笼罩头顶也是那么一下子。所有的决定,不能等到来?#24739;?#20102;再做;一切事情尽力而为,不后悔便好。

              能让逝者“重生”,是他们坚持的动力

              有一位眼角膜捐献者的姐姐这样说:是器官捐献给了我再“看”到弟弟的可能

              目前,社会大众对器官捐献的接受程度仍然不高。因此,协调员的工作充满艰辛。有一次,林钦在某医?#21644;?#25104;了一例器官捐献协调,听闻此消息的其他病人家属立即提高“警惕”。当林钦走近一位潜在捐献者家属,尝试与对方沟通时,身边立?#27425;?#19978;来四五个彪形大汉。没等林钦说两句话,一?#24739;?#23646;伸出手猛推了他一把——这位身材瘦弱的协调员一个趔趄,被?#39057;?#20960;米开外。

              “做这行这么累,我明天就不干了。”当时,林钦打起退堂鼓,可是后来接到与器官捐献相关的消息,他又像打了“鸡血”一样,比任何人都冲得快。

              工作中,协调员们面对低落与挫败的机会其实更多。尽管这样,他们依旧顶着风雨向前走,因为每一份坚持,都可能给更多人带来新生。

              2017年7月,一位29岁的小伙不幸离世,留下妻子和8个月大的孩子。小伙捐献心脏并完成移植后,协调员用?#21482;?#25293;下了受捐者的心脏彩超图像,发给小伙的妻子——这不仅是一个生命的重新出发,更是一份无私大爱的?#26377;?#23613;管小伙的妻子不能知道受捐者的姓名,但她恳求协调员,询问并记录下受捐者的年龄和所在地区。“将来,我要把这些信息都告诉孩子,让他知道,他?#32844;?#30340;器官依然在这个世界上存在。”

              于千万人之中再遇见你,或许那一份长久的思念,便有了归宿——厦大附属翔安医院器官捐献协调员?#24405;渭讯?#19968;次眼角膜捐献印象深刻。捐献者是一位男孩,捐献同意书的签署人是他的姐姐。当姐姐办妥?#20013;?#20174;医院回家时,她对协调员们说了这样一番话:“是器官捐献给了我再‘看’到弟弟的可能。说不定哪一天我走在路上时,就能看到和他一样的目光,一样的眼神。”

              释疑

              为了让生命?#26377;?/p>

              他们坚?#26893;?#25032;

              苏昭杰不时会收到这样的短信:“某患者的名字已从等待移植的名单中移除。”这就意味着,器官捐献和移植手术又成功了一例,面对未来,生者将更添希望和勇气。

              器官捐献协调员这份工作很辛苦,协调员们为什么坚?#26893;?#25032;?苏昭杰说,团队中的器官捐献协调员?#21152;辛?#24202;医学工作经验,他们看过太多在病痛中挣扎的患者,深知他们等待器官移植时的焦虑。由于各个地区的风俗习惯、每个家庭的思想观念不同,目前,器官捐献案例还是较少。但无论如何,协调员都希望社会各界能够对其报以理解、包容和接受的态度,让更多的家庭没有负担地完成捐献,让更多鲜活的生命得以?#26377;?/p>

              名词

              器官捐献

              器官捐献,是指自然人生前自愿表示在死亡后,由其执行人将遗体的部分捐献给医学科学事业,或生前未表示是否捐献意愿的自然人死亡后,由其直系亲属将遗体的全部或部分捐献给医学科学事业的行为。

              截至今年4月3日,厦门市遗体登记累计1215人,器官(组织)登记累计1235人,实现遗体捐献173例、眼角膜捐献119例、器官捐献50例(大器官138个)。(厦门日报记者罗子泓实习生张雅珣)

              [责任编辑:黄如萍]

              相关阅读

              快乐双彩开奖走势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iwj06"><meter id="iwj06"></meter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iwj06"><ol id="iwj06"></ol></su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iwj06"><meter id="iwj06"></meter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iwj06"><ol id="iwj06"></ol></sup>